周周周周谕珺_一个写戏无能

您好
这里红毛药酒/周谕珺


BSR
Z5
RWBY
BSD
☆近期打算回刀语撑起凤左大旗☆

一个用名朋混语c的家伙🔫

给日本战国全能墙的图发一下吧x

p1,p3,p4都是一刻钟里赶出来的。
p2…是以前在物理一课一练上的鱼,拍到手机里秒了个线。(巨丑)

嘛……祝墙墙越办越好,此外我的画画也……

先更着。
本来打算清明把这篇写到2000+的。但是觉得条例顺序不清晰需要重新写(。)
(果然我应该列大纲吗)

冷坑冷cp没人,所以我就不管更得有多慢,写得有多不可思议了(。)

✨百分之百的兴趣&百分之百的对这对的爱✨

建议请私聊,不接受公屏(。)

*占tag歉

凤左/左凤
大概是个预告。
我打算重新回坑撑大旗☆

【猫猫日本史·真田幸村】无题

*2.14情人节联戏
*记性不好,这种点才发出来
*猫猫日本史向

懒洋洋地仰卧在一块田边的石头上,怀里还抱着一袋吃了一半的猫饼。金闪闪的阳光洒在身上,暖洋洋的。『啊……这样子真幸福呀……』不由得在光线照射下眯眯双眼,在心里悄悄地感叹。
“幸村,今天是情人节诶,你有收到谁的巧克力吗?”兄长拽了拽我的尾巴,“……或者说有送给谁吗?”
左眼睁开一条细缝,看了看兄长:“我又不是你,我当然有送的对象了啦~”起身坐在石头上,俯视兄长,“你还是比较适合去陪老爹斗斗嘴,下下棋啦~”说完,便叼着袋子跃下石头,迈着轻巧的步子快速跑走。
毫不顾及兄长在身后的喊声:“哈?你说什么!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站在一个头上系着绣有六文钱红色绸带的男子脚跟,蹭了蹭。
他转过身,弯下腰来,摸了摸我的头:“你来啦!”。
从身后拖出一个小方盒,放到他脚边。
—粗糙的盒子,没有扎绑的带子,常见的土黄色,方正得呆头呆脑,连送给猫钻都会被猫嫌弃。
他将其拾起:“给我的吗?那真是谢谢你了。”随后打开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巧……巧克力!”他惊叫道,抬手揉揉眼睛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,“我收到了巧克力!”吃了一颗之后才再度想起我,将我抱起来在他怀里。
“在下也有回礼哦——”他从手里变出一串串着六枚永乐通宝的项链,套在我脖子里“希望你不要嫌弃了啦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明明六文钱这种东西我一点都不缺,但还是要收下呀。

阿市小姐她有那——么好看!

(我现在对我复建无望)

#骗更新

嗯……随性更点er……
#古漪园
#为什么学校每次放假都要出奇怪的题
qwqqq

自制表情包:)

【我热爱教授】

≮The language of flowers≯花语组


*竹花
*坚韧(下一篇加上死亡)
*难看的福泽谕吉自戏


银灰色渲染天际。撒洒下的却是白净的碎片,洋洋洒洒,肆意飘散。未见过的此处的雪,是如此不一般,比本州的雪更素白上不少。
落在青石路砖上,落在路旁苍劲翠绿的竹上。一指厚的雪压在上面,却仍立得笔直。米黄色的小花隐在其中,几近难以分辨出来。
伸出一只手,去抚抚那花,被体温融化的积雪将凉意与雪晶自手掌面弥漫且融化开来,留下些许清澈水滴。再过会儿,便只剩下了水痕。那朵花,那多不易见到的,属于竹子的米黄色小花,缀在绿色上也同竹本身一样顽强地落在那里。
“在这种下雪的大冬天开出花朵?”指尖轻触花瓣,“即便是象征着竹子死亡的话,在这种时候盛开,也需要有着坚韧的意志。”
收回手,站直身子,扭头环顾四周——就只有我一人,着着和服,还有这竹,这花,除此之外,尽是皑皑白雪。
“一样呢,处在这里,坚韧而又顽强地看着这座城市,最终,老去……”

〈九曲黄泉〉·飞龙癌

*福泽谕吉
*不是什么好看福泽自戏,就不占tag了
*ooc属于我
*大概算是社乱…


细长、白嫩的手指握着笔杆,照着字帖,在白纸上留下墨黑色的痕迹。那痕迹铲铲绕绕,变幻成假名与汉字。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此刻正趴在书桌上开始学习写字。他似乎并没有学过如何写字,只是看过父母书写。不过那已经足够了,足够在现在我教他的时候顺利学习。
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,放下茶盏,走到他背后。居高临下地望着。
他的手不知怎么地,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扭动了一下,活生生地把「ら」写成了「ろ」。鼻尖在同一处反复绕圈,留下一个墨点,错字被涂掉了。白纸上整齐的字迹被这个点点破坏了美感。
训喝的话语已经快到喉咙口,却想到他才刚刚正式学习,小错误自然是会有的,容许了吧。
可是……
错字的情况频发,几乎是字与点互相夹杂着。他貌似也发现了什么不对,撇了撇嘴,随机扭头看向我:“福泽先生——!老是写错!我不写了!”他一脸哭丧,不开心的样子足以让我动容允许他先去吃个大福再回来练字。
但我没有。
“坐下!继续。”自己如是说。
他乖乖坐下,继续写着,嘴里却不断念叨:“这一点是因为福泽先生的原因。刚刚写的字还好好的呢。一定是福泽先生有什么特殊之处!”这种话语我也自然是听进耳朵的。于是让他认真写,自己先去隔壁楼的小医师那里去一趟。

——╳——
“福泽先生是说会让人写错字吗……”医师笑道,“没有那种病呢,您多想了,不妨多休息吧?”
“是吗……”
“是的。有那种症状的病——‘飞龙癌’——早就不存在了,虽说是一种有些小可怕的病症。但是请千万不要担心。”他拉开抽屉拿出白纸,“或许我可以给您开一点安眠的药……”
他还在说,可是我已经没有在听了。
癌症貌似是无法医治的…我…该…怎么…办?

存梗

【九曲黄泉】组戏「飞龙癌」
【黄昏的挽歌】组戏
【养老院】组戏
【花语组】组戏「竹·坚韧、死亡」